单页通用广告

当前位置:首页» 新闻中心» 行业政策

中央经济工作会议“稳”字当头

2011年12月16日 来源: 南方都市报 浏览: 我要评论 字号:

昨日,为期3天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落下帷幕,这是在当前国内外经济形势复杂,明年宏观调控难度大的背景下召开的,也是10年来,最迟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。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新闻稿中看,明年将“稳”字当头,仍延续今年“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”,并确定要突出把握好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。

  专家分析认为,“稳”更多是预防,明年“稳增长”不是“保增长”,而是防止急剧滑坡,明年G DP(国内生产总值)增幅要低于今年,在8%- 9%之间,C PI(居民消费指数)可能实现保持4%- 5%的水平。

  会议中还首次强调了“牢牢把握发展实体经济这一坚实基础”,专家认为,这透露了一个信号:未来在结构调整中,更多政策将支持实体经济发展。此外,2012年将是我国的财政改革年,一边严控“三公”等一般性财政支出,一边加大民生的投入。

  中国高增长低通胀时代已经过去

  关键词[下行上涨]

  预计明年GDP经济增速应保持8%-9%之间,但增速比今年回落。如果采取的措施得当,CPI保持4%-5%的通胀水平也可能实现。———迟福林(博客)(微博)

  会议内容:当前我国经济发展中不平衡、不协调、不可持续的矛盾和问题仍很突出,经济增长下行压力和物价上涨压力并存。

  解读: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(海南)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高增长、低通胀的时代已经过去。目前国内经济的不确定性增强,受欧美经济危机影响,以出口为导向的增长方式不可持续。目前,我国处在消费主导的经济转型的拐点,只要政策得当,就能保持较快增长的势头。因此,从现在起,一定要把增长和物价合理水平作为整个经济工作的基本目标。

  迟福林表示,预计明年G D P经济增速应保持8%-9%之间,但增速比今年回落。如果采取的措施得当,C PI保持4%-5%的通胀水平也可能实现。

 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副所长刘尚希(微博)表示,明年经济增长肯定下行,因为明年出口市场必定收紧,外需减少。同时,目前政府已经不可能大规模投资,只能依靠民间投资拉动经济,但投资不可能维持以往高速增长,因为高投资将引发高污染,因此投资率也会下降,从而降低投资增长速度。在此情况下,仅仅依靠消费增长不可能弥补上述降速,并且目前的消费能力也不足以带动大规模的经济增长。

  会议新闻稿出现35次“稳”18次“稳定”

  关键词[稳中求进]

  这里的“稳”不是保增长,而是防止急剧滑坡。物价稳定,指的是平稳回落,从目前整体情况看,需要防止物价反弹。因此,“稳”更多是预防。———刘尚希

  会议内容:推动明年经济社会发展,要突出把握好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。稳,就是要保持宏观经济政策基本稳定,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,保持物价总水平基本稳定,保持社会大局稳定。进,就是要继续抓住和用好我国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,在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上取得新进展,在深化改革开放上取得新突破,在改善民生上取得新成效。

  解读:“稳”是1994年以来历届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新闻稿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汇,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新闻稿共出现35次“稳”,18次“稳定”,既有政策的稳定、金融稳定、经济稳定,也有社会稳定等各方面。

  刘尚希认为,目前经济的不确定性、复杂性加大。同时,周边政局和世界经济形势的动荡,全球经济减速,充满了不确定性。因此,稳定要体现在稳增长,经济减速是“十二五”趋势,但不能骤降,也不能因为意外情况而导致急剧滑坡。这里的“稳”不是保增长,而是防止急剧滑坡。物价稳定,指的是平稳回落,从目前整体情况看,需要防止物价反弹。因此,“稳”更多是预防。

  迟福林认为,因为国内外环境的变化,“稳增长”成为明年经济工作的首要任务。但需要注意的是,“十二五”是经济转型的关键时期,因此,目前我国需要将短期目标和中长期结合,即保增长和长期的经济结构转型结合。

  迟福林说,目前,拉动消费、扩大内需仍是我国经济工作的首要任务。在此前提下,加大改革力度非常重要。在强调扩内需,强调增加居民收入,关键问题是以收入分配为重点的改革突破。目前,已经走向消费主导的经济转型,既决定中长期的经济增长,又是下步经济转型与改革的基本选择。既需要解决收入分配格局调整等突出问题,也需要解决政府转型等深层次问题。

  提高中等收入者比重需建立职业社会

  关键词

  [中等收入者]

  中等收入者比重提高应该是从建立职业社会,提高劳动者素质开始,中等收入社会就是专业人士的社会。———杨宜勇(微博)

  会议内容:面对复杂多变的国际政治经济环境和国内经济运行新情况新变化,必须继续抓住科学发展这个主题和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这条主线,牢牢把握扩大内需这一战略基点,把扩大内需的重点更多放在保障和改善民生、加快发展服务业、提高中等收入者比重上来。

  解读: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兼薪酬专业委员会会长苏海南(微博)认为,2006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提到“稳步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”,此后也有“提高低收入者的收入”等表述。而今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从战略层次更高、更宏观的角度提出来,将提高中等收入者比重成为扩大内需的重点。

  苏海南认为,提高低收入者的收入跟“提高中等收入者比重”的思路是一致的,低收入者的收入提高了,就能使得一部分低收入人群进入中等收入者群体中,这是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的主要途径,“中等收入者比重提升也是中长期经济发展总的要求”。苏海南说,理想的收入分配结构式“两头小中间大”,而我国现在中等收入者比重只占23%左右,比例太少。

  国家发改委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杨宜勇认为,消费需使居民有稳定的收入保障,偶然性的收入增加不确定,不能改变人们的消费习惯,不能提升居民的消费档次。让更多的人成为中等收入者,能够真正改变他们的消费习惯,从而提高消费水平和消费档次。

  杨宜勇认为,增加低收入人群收入是政府可以做的,如提高贫困线,增加对低保人员的补助等。但中等收入者比重提高应该是从建立职业社会,提高劳动者素质开始,“农民工当然不可能是中等收入群体,需往有技术的职业方面发展,调整就业结构,中等收入社会就是专业人士的社会。”

  国家将抑制资金泡沫化、金融

  关键词

  [实体经济]

  近年来出现的民营企业老板抽资金调至虚拟经济,比如金融投资和投资房地产、农产品炒作等,从而形成金融泡沫,加大了整体经济运行风险。———刘尚希

  会议内容:牢牢把握发展实体经济这一坚实基础,努力营造鼓励脚踏实地、勤劳创业、实业致富的社会氛围。

  解读:迟福林认为,在经济增长不确定性背景下,实体经济是保增长的基础。近年确实出现了泡沫经济,因此要引导实体经济投资。同时,下一步发展要把实体经济作为发展的基础,尤其在国内经济转型的背景下,实体经济尤为重要。外部经济环境的不确定性增加,导致房价等容易大起大落。在国内目前的结构背景下,实体经济也是保持国内经济稳定的基础。“现在倡导发展实体经济,透露了一个信号,即未来在结构调整中,更多政策将支持实体经济发展,服务业发展也偏重于生产性服务业。”

  刘尚希认为,近年来出现的民营企业老板抽资金调至虚拟经济,比如金融投资和投资房地产、农产品炒作等,从而形成金融泡沫,加大了整体经济运行风险。加大发展实体经济,从根本上减少经济泡沫。“相比之下,实体经济投资则较为稳定。因此这也表明,国家将加大力度抑制资金泡沫化、金融化。”

  楼控不动摇,中央与地方博弈不可避免

  关键词

  [房价回归]

  有数据显示,国内主要城市土地市场总出让金减少,今年地方政府的土地财政将可能减少上万亿元,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的政策博弈不可避免。———易宪容

  会议内容:要坚持房地产调控政策不动摇,促进房价合理回归,加快普通商品住房建设,扩大有效供给,促进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。

  解读: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易宪容认为,房地产宏观调控进行一年多,国内房地产泡沫逐渐挤出,虽然准备存款准备金率下降,但通过住建部透出“限购令”继续执行,加上中央高层的多次表态———国内房地产宏观调控政策不会改变,地产开发商及地方房地产宏观调控逆转的希望仍然不会实现。

  有数据显示,国内主要城市土地市场总出让金减少,今年地方政府的土地财政将可能减少上万亿元,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的政策博弈不可避免。

  易宪容说,中央政府一方面继续全面落实宏观调控,表明一个决心,但也要让宏观调控不对经济冲击造成太大影响。也就是说,既要让房价下降对民众有所交代,也要保持这种调整平稳而防止经济下滑失控。房地产市场的纠结,中央政府要实现很好的平衡并非易事。

  “预调微调”是根据具体情况适当放松

  关键词

  [预调微调]

  货币政策“微调”已经开始,新增信贷余额有所反弹。随着政策的预调微调,未来经济即将趋稳回升。———刘尚希

  会议内容:(明年)要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。货币政策要根据经济运行情况,适时适度进行预调微调,综合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,保持货币信贷总量合理增长,优化信贷结构,发挥好资本市场的积极作用,有效防范和及时化解潜在金融风险。

  解读:从2000年以来,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都要为来年的货币政策定调,2007年是“从紧”、2008年2009年是“适度宽松”,其他年份均为“稳健”。而在2010年至2011年上半年,在稳健的基调上,央行连续12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和5次上调利率,货币政策明显偏紧。而今年同样在“稳健”的背景下,近日已经在近三年以来首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,被看做是货币政策在稳健下的“相对放松”的信号。

  刘尚希认为,“预调微调”指的是根据具体情况适当放松。因为目前很多中小企业融资困难,由此导致大企业成为资金“剑客”,引起更大问题。单纯紧缩货币政策,并不能减少资金流动,反而抬高资金成本。

  刘尚希说,货币政策“微调”已经开始,新增信贷余额有所反弹。随着政策的预调微调,未来经济即将趋稳回升。

  服务消费是未来拉动经济主要动力

  关键词

  [服务消费]

  我们要从投资主导的模式转变为消费主导的经济增长模式,服务消费需要重点加大上述领域(居民文化、旅游、健身、养老、家政等)的投入力度。———迟福林

  会议内容:合理增加城乡居民特别是低收入群众收入,拓宽和开发消费领域,促进居民文化、旅游、健身、养老、家政等服务消费。

  解读:迟福林认为,我国正处在消费主导的经济转型的拐点,国内消费的需求结构发生变化,百姓对医疗、教育、文化等服务消费的需求不断增长,“以前人们吃饱肚子就好了,现在肚子吃饱了就要追求更高的生活质量。”因此我们要从投资主导的模式转变为消费主导的经济增长模式,服务消费需要重点加大上述领域的投入力度。

  “从我国的现实情况,城市化正处于加快推进过程中,服务业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。未来10年,服务业占比提高15—20个百分点,意味着消费市场规模的扩大。”迟福林还表示,城乡一体化的进程、农民工市民化进程,将释放巨大的农村消费潜力。

  迟福林认为,服务消费是拉动消费的关键,因为百姓现存的巨大需求,只要政策得当,就能释放百姓更多需求,因此,服务消费是未来拉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。

Loading

行业政策

服务热线